近水遥山

你总会长大,从手忙脚乱到面面俱到,由轻浮天真变得沉稳持重。但你依然会保留着你最爱的自由不羁的灵魂,犹如一只翩翩飞舞的轻盈蝴蝶,迅捷掠过世间繁花。

© 近水遥山 | Powered by LOFTER

……………………这他妈和墨香有关系???

所以丧病的tag到底去哪里了呀???

【天官赐福】风情/《折子戏》(三)

更新一下证明我还活着 不过……这只是一章的一半……

我卡文了 点文疯狂卡在背景设定 这篇不知道为什么卡在回忆杀无法挣脱 我……

折三:醉自凄凉醒更愁

没有车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走链接

今天我草绿和非柠接头了!
所以现在拿着非柠的手机hhhh
深夜一起染卡,染卡真的太开心了hhh
祝我们明天能早起,一起去把今天三小时没唱完的歌唱完

一片沙鲷

【格式借用了列表一位太太的~】

@年方二八貌美如花V:虽然说不在天庭了可以不用强制把ID改成神号,但是这信息更新速度也太慢了点吧??怎么我刚看见官宣你们就分手了呢??/@南阳V:哈????/@玄真V:行吧,行吧,你牛逼,分手了。/@雨师:恭喜二位将军,贺礼改日便可送到。/@灵文V:裴将军的一张巧嘴,在下自愧不如/@奇英V:不要。@明光V:没事奇英,你不要管了。两位将军就是刚刚定下了初秋文试的题目,一激动之后击掌为誓来着。你要参加吗?/@奇英V:官宣什么意思?为什么他们两个要牵手?刚刚不是还打架来着吗?/@灵文V:公开了?南阳可以的啊/@明光V:二位将军的喜...

《折子戏》实体化推进ing

标题说明一切2333不过大一好忙碌,不知道年底能不能做出来啊……
  
如果不窗的话,会附带一篇不会在LOF公开的番外——《茕茕白兔》。但是感觉全都不放出来太对不起关注我的宝贝们了,于是决定还是放一个开头一个结尾(结尾还没写完)叭!
  
不打tag 随缘阅读hhhh



《茕茕白兔》

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早先读书时,《太平御览》不知道哪一卷上白纸黑字地如是写着。谢怜咿呀呀地...

一段意味不明的风情

慕情将解开的长发从额前拢到脑后。黑发从指缝溜出,像游鱼,丝丝散落,跌至面颊两侧,双眼在烛光辉映下融成两汪蜜色的酒。神袍被扯下、揉皱,与光润白皙的脚趾纠缠;手腕处咒枷造成的深刻伤痕还未痊愈,狰狞、张牙舞爪。
  
他扯松里衣的腰带,挑衅似的看向风信。
 
风信心痒难耐,低骂了一句:
 
“你他妈是个什么妖精。

一个很可能还会有后续的摸鱼

博塔在众多场合见过或摸过女人柔顺的头发。
 
夏那种凌厉干脆的直短不合他口味。面孔相同时,他偏爱波浪末梢卷得出人意料的长发,喜欢它们不蓬不躁,谦恭温和地拳曲着,光泽莹润的风格。
 
一拨一松间屈伸有度,弹性正好,像是懂得示弱又坚守底线的世故者。投其所好。
 
即便是非主动的圆滑,也令他沉醉。
 

 
赵的光芒便如此番,收敛得恰到好处。因此博塔也喜欢他。
 

 
喜欢,或是在意识到他的多面矛盾后被激起的惊人的探究欲。
 

 
赵是个中国人,中国人都很聪明。他们有着几千年沉郁的积淀,又懂得如何在磕磕绊绊中跟上时代步...

【天官赐福】风情/《是黄油啤酒,是乳汁软糖,是通向心底的秘密通道》

据说可以发啦

是无修版~ 

   

   

   

(1)

  

霍格莫德村,猪头酒吧。

  

又小又肮脏的狭窄屋子里飘散着一股奇特的气味,闻起来像是羊肉,香中混杂着臭,令人轻微不适,却又不知不觉融化在这小酒馆独特的充满侵略性的氛围里。许多头戴面纱或帽兜的巫师围聚而坐,大口喝酒,低声交谈,一种低沉嗡鸣着的嘈杂充斥四周,撑起四墙与屋顶,以小心翼翼的幅度膨胀收缩着。

  

这嘈杂如同海洋,在翻涌中平静,在矛盾中平衡。...

【天官赐福】仙乐组/《鸭肉鸭血粉丝汤》(上)

指路:风情+仙乐组产出目录
  
依旧微风情√
 
时令完全按照身边现实描写让风信感冒是为了纪念一下人生中第一次被冰雹砸大四月份的下冰雹飘雪花关汉卿先生的艺术创作眼看着就要成真了【我居然没加标点】

  

改了之前一篇文的大纲

  

ps.“开天眼”的说法,与传统道教佛教里的说法有所不同,是根据秀秀的人物“天眼开”发挥出来的咳咳咳,请……随意看看,随意看看就好。

  

  

-

  

  

四月一起头,气温陡然飙升,紧接着又噗通一声...

1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