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水遥山

你总会长大,从手忙脚乱到面面俱到,由轻浮天真变得沉稳持重。但你依然会保留着你最爱的自由不羁的灵魂,犹如一只翩翩飞舞的轻盈蝴蝶,迅捷掠过世间茂盛繁花。

© 近水遥山 | Powered by LOFTER

打样出来啦!非常美丽!感谢鲸鱼组感谢设计老师~(手机拍出来有一点色差 实际颜色比这个要浅一些)
 
最后 郑重感谢查九

一段意味不明的风情

慕情将解开的长发从额前拢到脑后。黑发从指缝溜出,像游鱼,丝丝散落,跌至面颊两侧,双眼在烛光辉映下融成两汪蜜色的酒。神袍被扯下、揉皱,与光润白皙的脚趾纠缠;手腕处咒枷造成的深刻伤痕还未痊愈,狰狞、张牙舞爪。
  
他扯松里衣的腰带,挑衅似的看向风信。
 
风信心痒难耐,低骂了一句:
 
“你他妈是个什么妖精。

一个很可能还会有后续的摸鱼

博塔在众多场合见过或摸过女人柔顺的头发。
 
夏那种凌厉干脆的直短不合他口味。面孔相同时,他偏爱波浪末梢卷得出人意料的长发,喜欢它们不蓬不躁,谦恭温和地拳曲着,光泽莹润的风格。
 
一拨一松间屈伸有度,弹性正好,像是懂得示弱又坚守底线的世故者。投其所好。
 
即便是非主动的圆滑,也令他沉醉。
 

 
赵的光芒便如此番,收敛得恰到好处。因此博塔也喜欢他。
 

 
喜欢,或是在意识到他的多面矛盾后被激起的惊人的探究欲。
 

 
赵是个中国人,中国人都很聪明。他们有着几千年沉郁的积淀,又懂得如何在磕磕绊绊中跟上时代步...

【天官赐福】风情/《是黄油啤酒,是乳汁软糖,是通向心底的秘密通道》

据说可以发啦

是无修版~ 

   

   

   

(1)

  

霍格莫德村,猪头酒吧。

  

又小又肮脏的狭窄屋子里飘散着一股奇特的气味,闻起来像是羊肉,香中混杂着臭,令人轻微不适,却又不知不觉融化在这小酒馆独特的充满侵略性的氛围里。许多头戴面纱或帽兜的巫师围聚而坐,大口喝酒,低声交谈,一种低沉嗡鸣着的嘈杂充斥四周,撑起四墙与屋顶,以小心翼翼的幅度膨胀收缩着。

  

这嘈杂如同海洋,在翻涌中平静,在矛盾中平衡。...

【天官赐福】仙乐组/《鸭肉鸭血粉丝汤》(上)

指路:风情+仙乐组产出目录
  
依旧微风情√
 
时令完全按照身边现实描写让风信感冒是为了纪念一下人生中第一次被冰雹砸大四月份的下冰雹飘雪花关汉卿先生的艺术创作眼看着就要成真了【我居然没加标点】

  

改了之前一篇文的大纲

  

ps.“开天眼”的说法,与传统道教佛教里的说法有所不同,是根据秀秀的人物“天眼开”发挥出来的咳咳咳,请……随意看看,随意看看就好。

  

  

-

  

  

四月一起头,气温陡然飙升,紧接着又噗通一声...

【天官赐福】风情/《大杯水泡菠萝花草茶》

指路:风情+仙乐组产出目录
  
是一个,和标题一样味道的故事。
水放多了之后,菠萝花草茶就会变成酸的。
ooc预警……
 
大概……算半个学pa?


 
夏季总有几天热得空气都滞涩。近乎凝固的热量一见翻不起惊涛骇浪,便怨恨地在原地烧灼成残骸,贴附人身。天地间的色彩在万物静止之际,终于寻得容身之所,炫目得不可思议。白灼灼,亮闪闪,虚影迷离,将人直晃入窗边初醒时分斑斓的梦境。
 
树荫,鸣蝉,篮球敲地的声音,化开的柏油马路,手中冰水滴落的碳酸饮料,午后尚在睡梦中的点头致意。生命在空调房里鲜活,在二十三摄氏度的被窝中脱胎换骨,俗气平...

【置顶】

=非柠
  
人生理想是每天开屏看见评 励志做一个全方位共同发展的牛逼人士 可惜目前进度条行动缓慢
 
坑多 日常咕咕 更新特别随缘……一般都是几个坑轮着来 说不定哪一天就多了个短期/长期新墙头 目前主风情和查九
 
bg文喜欢尾鱼 目前单恋三三兄和丁小蝴蝶 欢迎同好一起玩耍~
 
日常/存档博:原野深深
 
查九中长篇(咕咕)同人博:既白不知
 
头像来自@心期瑶草绿
 
版头@心期瑶草绿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嗯……还想说啥来着……
 
哦对!欢迎各种脆皮鸭文学以外的安利!电影小说音乐剧什么的都OK...

【丧病大学】周乔/《如果好兄弟还要一起打丧尸》(三)

求生欲使我说明……风情会更 但很不巧所有坑都撞在了一起 所以会很慢(´△`)抱歉
 
不知道为什么发不出来 试试这里:点我看周郎钓鱼

【丧病大学】周乔/《如果好兄弟还要一起打丧尸》(二)

(二)

【武生班微信群】
 
宋斐:兄弟姐妹们!!
 
赵鹤: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赵鹤:我和几个兄弟躲到主席台下面了 怎么回事啊我靠 为什么又来
 
何之问:不知道……
 
马维森:你们信吗!短短三五分钟,我已经飙到学校外面的便利超市了!现在正在堵门!
 
傅熙元:信。
 
马维森:……废话!你就在我边上呢!
 
戚言:小地雷和我在会议室。这还有其他几个同学,暂时没什么事。@宋斐 你在哪?
 
宋斐:我在宿舍!
 
宋斐:大家能冒泡的都尽量回...

一个来自 @阿基基基基米德 的剧毒脑洞

1 / 6